最伤心的一篇文章

时间:2022-05-17  点击次数:   

  一生写了很多文章,新中国成立前,尤其是井冈山时期丢了不少,有的至今下落不明。1961年3月在广州会议上,专门讲了丢失文章的事,他说:“别的文章丢了,我不伤心,也不记得了,这两篇文章我总是记得的。忽然找出一篇来了,我是高兴的。”哪两篇文章丢了让伤心呢?一篇是《反对本本主义》,另一篇是《调查工作》。这两篇文章都是在1930年写的。哪篇文章找到了,高兴呢?这就是《调查工作》。哪篇文章丢了,伤心呢?这就是《反对本本主义》。1961年回忆说:“写这篇文章(指《调查工作》)之前,还写了一篇短文,题目叫《反对本本主义》,现在找不到了。这篇文章(即《调查工作》)是最近找出来的。”这就清楚说明,当时写了两篇文章,一篇是《反对本本主义》,一篇是《调查工作》;先写的《反对本本主义》,后写的《调查工作》;两篇文章写作时间是1930年。找到的是《调查工作》,至今没有找到的是《反对本本主义》。

  那么,1964年以后出版的各种版本的著作中,为什么都收入了一篇名叫《反对本本主义》的文章呢?这就需要搞清《调查工作》这篇文章的发现、改名,及《反对本本主义》《调查工作》两篇文章的写作背景、过程和目的等问题。

  《调查工作》一文的石印本,www.354777.com。是由福建省上杭县茶地公社(今茶地乡)一位农民——赖茂基发现的,并于1957年2月献给当时福建龙岩地委党史办公室。1958年11月,中央革命博物馆(中国革命博物馆)到龙岩地区征集文物时看到这本小册子,决定收藏此件。1959年8月,由龙岩地区文教局邮寄到北京,存入中央革命博物馆。

  1961年1月秘书田家英听说中央革命博物馆收藏了这本小册子后,借到此件并亲自交给。看到1930年写的《调查工作》小册子,百感交集、如获至宝。1月20日早晨就给田家英写信,要求把《调查工作》分送给陈伯达、让他们认真看,并要求给去浙江、湖南、广东搞调研的同志每人发一份。3月11日批示,送阅。3月13日批示给、周恩来、陈云、、彭真五位同志,说那篇《调查工作》的文章请同志们研究一下。同日,在广州召开的中南局、西南局、华东局负责人会议上说:“今年1月找出了30年前我写的一篇文章(《调查工作》),我自己看看觉得还有点道理,别人看怎么样不知道。‘文章是自己的好’,我对自己的文章有些也并不喜欢,这一篇我是喜欢的。这篇文章是经过一番大斗争以后写出来的,是在红四军党的第九次代表大会以后1930年写的,过去到处找,找不到。这篇文章请大家提出意见,哪些赞成,哪些不赞成,如果赞成,就照办。”

  高度重视此文,其根本原因在于,由于“”,造成了“三年自然灾害”。犯错误的深层原因,认为,是由于主观主义、缺乏调查研究造成的。找到了《调查工作》文章,而且是30年前写的东西,对于反思、纠正当时的错误极有针对性和现实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