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椒六间房再度冲刺港股这底气是周鸿祎和宋城演艺给的?

时间:2022-05-15  点击次数:   

  近日,旗下拥有花椒、六间房等直播平台的花房集团再次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其曾在去年10月首次递表,但那份材料在6个月后已经失效。

  一旦花房集团上市,将成为继陌陌、斗鱼、虎牙、映客之后又一家上市的直播企业。不过,伴随着流量成本越来越贵、监管越来越严格,国内直播平台已经开始忙着向电商、社交领域或者海外市场转型。欢聚集团卖了YY,专注于海外平台BIGO;港股直播第一股映客的营收大头不再是打赏;快手的打赏营收占比逐年下降;反观挚文集团(陌陌)、虎牙、斗鱼这三家以直播打赏为主的公司,均出现业绩、股价下滑态势……

  在上市前的股东架构中,360创始人周鸿祎控制的几家公司合计持有花房科技38.21%的股权,第二大股东宋城演艺的持股比例为37.06%,周鸿祎担任董事会主席。

  招股显示,花房集团是一家在线音视频社交娱乐企业,主要提供音视频直播娱乐及社交网络服务,旗下主打平台为花椒、六间房和Holla,其中前二者的主战场分别为国内的移动端和PC端,后者则是一款面向海外市场的社交软件。

  花椒直播于2015年推出,运营主体为北京密境和风,是周鸿祎花重金砸出的产物,不仅孵化投资,还曾邀请范 冰冰等明星出席花椒之夜,与王思聪在直播间频繁互动等;六间房是中国最早三个直播平台之一,是宋城演艺2015年以26.02亿并购来的资产,2019年,宋城演艺以六间房为主体与花椒直播再度整合为“花房集团”新主体,重组后花房集团整体估值85亿元人民币,第一大股东由360接替。

  招股书披露,2019年至2021年,花房集团的营收分别为28.31亿元人民币(下同)、36.83亿、46亿。从收入构成上看,花房集团目前的主力依然是2019年合并而来的花椒直播,2019年至2021年花椒直播营收分别为21.66亿元、28.26亿元、34.69亿元,占集团总营收比例均超过75%。直播业务也仍是花房集团营收的绝对支柱,近三年直播业务营收占比分别为99.6%、99.6%、97.3%。

  尽管依赖直播业务,香港马会2020开奖结果走势图。但从细分直播赛道而言,花房似乎暂时没有收入下滑的风险。一方面,虽然花椒直播的视频向直播收入增长去年近乎陷入停滞,六间房的直播营收却仍保持近20%的增长;另一方面,花椒音频内容和语音产品花枝的发展,耳朵经济变现规模激增,由2019年的1.93亿元2021年11.06亿元,收益占比也由6.8%升高到了24.7%。

  如上所述,花房确实在营收方面实现跳出了“直播平台增长难”的圈,但该公司仍需要面对许多挑战。

  虽然花房集团希望将旗下主攻海外社交平台的HALLO集团作为与六间房、花椒“三足鼎立”的主要增长点之一,但目前其业务营收仅占总业务营收2.6%,短时间内难以与已经拥有成熟营收模式与平台产品的直播业务相提并论。

  花房集团曾探索虚拟直播,不过失败而终。2020年4月,花房集团收购主打虚拟明星和虚拟直播业务的猴啦科技,但由于虚拟明星市场的发展速度低于预期,猴啦科技的业务最终被暂停,而这个失败的收购和业务关停调整,也给花房集团带来了减值亏损6550万元。

  仍保持快速增长的六间房2020年也因疫情、竞争对手变多等原因业绩出现波动,导致商誉减值17.78亿元。

  此外,B站、斗鱼、虎牙等平台前段时间纷纷传出裁员消息,在直播平台纷纷步向全能化、泛娱乐化的时代,花房集团是否能保持住自身在“音频内容”业务模块上的领先地位并利用音频内容的优势扩张版图仍需时间考验。

  在今年的315晚会上,央视曝光了“男运营假扮女主播”的行业乱象,随后,中央网信办等三部门开展“清朗·整治网络直播、短视频领域乱象”专项行动。近日,中央文明办、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四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规范网络直播打赏 加强未成年人保护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中明确指出“禁止未成年人参与直播打赏”“严控未成年人从事主播”,网站平台应在《意见》发布1个月内全部取消打赏榜单,禁止以打赏额度为唯一依据对网络主播排名、引流、推荐,禁止以打赏额度为标准对用户进行排名。《意见》还要求每天20-22点直播黄金时段,单个账号直播间“连麦PK”次数不得超过2次,不得设置PK惩罚环节,不得为PK惩罚提供技术实现方式。

  南都湾财社记者注意到,在每场直播中,“榜一大哥”都是最有牌面的称呼,因为不仅意味着得到主播更多的尊重和礼遇,还代表着雄厚的资金实力,以及在整个秀场直播领域的江湖地位;另外主播们会通过连麦PK的方式,以吸引更多的新粉丝关注,而PK期间的“奇葩赌约”往往能将直播间的气氛烘托到极点。

  花房集团也在招股书中多次提到PK制度,称PK对战引发的竞争激烈环境鼓励用户参与并进行打赏。

  而没有榜单、限制连麦PK次数,可以说堵住了主播获得打赏的两大核心场景。业内人士对南都记者表示,“这些政策都会对那些依赖打榜、PK连卖等方式盈利的平台打击较大,对其他平台而言,更多的感受会是赚钱没有以前那么容易了。”

  同时,南都记者通过黑猫投诉平台了解到,近期多位用户对花椒直播内“猜猜”、“拆包包”等互动活动提出质疑,一位投诉者指出,平台诱导用户先充值后拆包,每次最低充值30元,承诺30元拆3次,不中必赔,但是多次充值后仍未到达提现门槛,无法申请包赔,充值过程中显示收款方是花椒直播。有投诉者称平台方“不承认此事、装作不知情”。此外,还有投诉者质疑花椒直播其他互动活动涉嫌赌博。

  业内人士表示,这也是值得花椒直播乃至整个花房集团警惕的——在公司发展过程中,他们需要避免自家平台被骗子所利用,另外作为平台型公司,花房集团需要填的合规坑还有很多。